北京公积金,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戴安娜

admin 2019-03-15 阅读:206

“暗黑出手游 暴雪遭受有史以来最严重玩家危机”

“暴雪的Diablo手游遭玩家激烈抵制 但该来的还是要来”

“暴雪的尴尬:宣布手游新作导致股价下跌”

这几天在谷歌搜索“暴雪”,文章的题目已经变成了如上这样。是的,暴雪要推出手游了,还选择了一个非超级特种兵萧扬常不恰当的时机。这让一直很买暴雪帐的玩家在嘉年华现场怒怼制作人,也让《暗黑破坏神:不朽》还未出世就面对玩家的狂风暴雨。

暴雪没有因为玩家的反对就放弃他们要做手游的想法,几天之后又在采访中透露了要做一款《PokemonGO》风格的魔兽争霸手游,虽说玩家的反应不再是狂风暴雨,但也是电闪雷鸣。

“魔兽争霸go什么鬼 组团儿去抓女兽人吗”



这句评论是来自微博上一位暴雪的死忠玩家,类似于这样的想法在玩家中并不是少数。

这些曾经最忠实的“暴粉”们,对于暴雪利用老IP进军手游市场的战略表现出了露骨的反感。

显而易见,如果要将一款主机游戏还珠红楼之梦非梦向手机端进行移植,那么势必要进行大量的操作简化。就像同样是5V5的MOBA游戏,《王者荣耀》相比《LOL》和《DOTA2》进行了大幅度的简化,《王者荣耀》中兵线的缩短和野区机制的简化,大幅缩短了游戏的时间,而技能释放、平A机制的简化,也zoofi让DOTAer和LOLer们可以不屑地称呼《王者荣耀》玩家们一声“小学生”。

对于那些习惯玩3A大作的玩家来说,这样的游戏体验总感觉是被阉割了一样。

相比于失去一个经典游戏 IP,玩家们更担心失去“暴雪出品,必属精品”背后的工匠张冰洁自传精神。要知道暴雪曾是一个为了追求游戏品质不惜砍掉多年研发项北京公积金,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戴安娜目的游戏公司。这是玩家们在纷乱世界中所要极力守护的一片净土。

就目前的市场来看,手游“要么肝,要么氪”,暴雪要做这样类型的游戏不光是对北美玩家游戏习惯的挑战,更会让一些其他地区,比如中国区的硬核玩家产生极大的反感。中国手机游戏市场环境就是这样,玩家没有选择的余地,要是暴雪也这样,那“整个晋西北都要乱成一锅粥了。”

其实这本质上就是主机、PC游戏买断制的传统,和网络时代兴起之后出现的内购制商业模式的冲突。 印特尔

手游这本商业经,暴雪要念好,不容易。但为什么还执意要走这条路?

“蓄谋已久”的暴雪手游

暴雪想做手游也不是这一天两天的事。

动冤鬼路第一部视率先开始其在移动端方面的尝试。早在三年前的2015年,动视就花了59亿接盘《Candy Crush》的开发商,移动游戏巨头King。之后的一年,动视又宣布要做《使命召唤》系列的手机游戏。这只是暴雪拥抱移动端的序曲而已。

真正打响移动端尝试第一炮的其实是暴雪近年来最优秀的游戏之一——《炉石传说》。这款诞生在PC客户端的产品,也变成了暴雪探索移动端的重要一步。

这一步收到了市场很好的反馈。根据Sensor Tower商店情报数据显示,暴雪旗下经典卡牌游戏《炉石传说》手机版自2014年上线以来,全球玩家在Apple Store和Google Play已累计付费6.6亿美元(约45亿人民币),也就是4年来,平均每年有超10亿人民币的收入。这一款适配移动端的游戏,让暴雪尝到了移动端的甜头。

当然不仅仅是这样,《PokemonGO》在16年的火爆,让暴雪也对VR/AR领域有了想法。

“在文化上,我们对VR/AR感兴趣。毕竟,在魔兽世界中跑来跑去,与人单挑是多酷的事情啊!恍如抵达全新的世界。但我们仍在观望,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征服一切。”暴雪高级副总裁克里斯梅森(Christopher VincentMetzen)说。

重生之长征小红军

在公布大菠萝手游收获不满之后,Kotaku一篇谈及“《暗黑破坏神》的过去、现在与未来(The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Of Diablo)”的专题报道中又显示,暴雪不仅要做大菠萝手游,还要“套用《魔兽争霸》IP,做出一款类似《PokemonGO》的AR游戏”。

据Kotaku描述,三名暴雪内部开发者表示,与外界“不能接受暴雪去做手游”的态度完全不同的是,暴雪内部许多员工都对开发手机游戏感到期待与兴奋。开发者还透露,暴雪内部许多员工都很爱玩《Poke张林谈家电monGO》,而暴雪加州尔湾总部的兽人雕像恰好是《PokemonGO》的一个小精灵道馆。

此赖诗滢外,据爆料,暴雪总部的其中一支新开发团队,正在制作诺和龙口服胰岛素《魔兽争霸》版本的《Pokemon GO》。而团队带领人正是《魔兽世界》制作人里斯托克顿(CoryStockton)。据说,其本人也是《PokemonGO》粉丝。

回想暴雪这几年的动作,看得出他们在向移动端发展的意向十分坚定,而且对AR很感兴趣。那么,按照常理会被玩家奉若神明的暴雪,这一次为什么会被骂的这么惨呢?

“活在王权梦里的不是暴雪,而是顽固的端游玩家”

之前有关于暴雪削减预算,打算开发新IP的消息,暴雪娱乐新任CEO J Allen Brack在接受采访时,也证实了这样的消息,并透露出更多的信息:“公司正在投入更多的资金来研发新的IP,而后会将这些新IP推广到更多的平台,让更多玩家可以接触到暴雪游戏的魅力。”

更多的平台,无疑是在暗指移动端。至于为什么,我们作为玩家首先必须要面对,也必须尊重的一件事情就是:暴雪始终是一家需要盈利的企业,它的主要目标就是给创造利润。而现在的暴雪,显而易见,被唱衰多年就是因为吃老本。

《守望先锋》和《风暴英雄》的平庸表现,也让暴雪意识到自己需要新的“门面担当”了。

其二,暴雪一直都不是一个“Creator”,而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用他们的工匠精神打磨出一个又一草莓数码个精准对标玩家需求的好游戏。但现在PC游戏遇到天花板,越来越多的玩家流失到移动平台,而站在PC游戏浪尖的暴雪,也是最能感受到这股寒流的刺痛。

而手机版《炉石传说》带来的成功,让暴雪发现了新的可能性——还有一大批手机用户嗷嗷待哺,在这个新的市场延续他们的工匠精神。

数据显示,2018 年第二季度,在暴雪的游戏业务收入构成中,主机、PC、移动端的收入分别占比 34.8%、31.15%、30.23%,三者几乎平起平坐。一些分析也指出,预计到 2021 年,移动端游戏收入将占游戏总收入的 49%。

手游的在研发方面的优势也是非常明显的,它研发周期短,花费又较小,对于手握几大“上古”IP的暴雪来说,成功的概率也要比其他厂商高许多。

此外,《PokemonGO》的成功,和苹果芙蓉王妃花轿错嫁谷歌在AR方面掀起的风浪。抢占AR游戏的一席之地,成为了暴雪瞄准的下一个目标。

“暴雪出品,必属精品”,这句在PC游戏时代流传已久的八字真言不仅是暴雪辉煌时期的缩影,也是游戏快消时代下暴雪的沉重包袱。

有人说,为什么任天堂做手游就这么成功,而你暴雪就被骂,睡神me你心里没点数吗?可当年《Super Mario Run》上架App Store被刷一星评价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但现在还是老任真香。

其实现在网络上的声音也很符一条传播定律:沉默的螺旋。对于暴雪的手游,一定会世界地铁第一辑有不少80、90后们期待万分,他们当年都是暴雪的粉丝,是玩《暗黑》、《魔兽》长大的一代人,只是现在没有儿子的遗传时间和精力玩PC,也没有时间泡在网上与喷子对喷。

但当《暗黑》、《魔兽》这些怀旧经典登上手机屏幕的时候,这些上了年纪的“老玩家们”,依然会用他们的行动支持,而那时舆论又会转入一个新的方向:

“暴雪手游,真香!”

87870原创文章,转载须注明来源及链接,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素心竹月 刘昌政 本道 reead